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34908.com >
Blair Ding:21岁登顶冬季达沃斯论坛23岁上榜首届亚洲福布斯榜单

发布日期:2019-11-15 02:28   来源:未知   阅读:

  Blair Ding 就是咱妈口中一致念叨的隔壁家的牛气小孩,从小聪明乖巧懂事,因为脑子太聪明的缘故,总是提前同龄人一大把做登上人生巅峰的事情。颜值很高,读书超级棒。拿了顶级的奖,上了最好的大学,毕业

  Blair Ding 就是咱妈口中一致念叨的隔壁家的牛气小孩,从小聪明乖巧懂事,因为脑子太聪明的缘故,总是提前同龄人一大把做登上人生巅峰的事情。颜值很高,读书超级棒。拿了顶级的奖,上了最好的大学,毕业后去了最好的公司,也开了自己的公司。顶级女精英,气质一流,灵气非凡,时尚出众,世家出身,修养极好,有极高的脑力机能。聪慧美丽,赚钱融资更是好手, 因为早年出国颇有独立洋派的味道。更想让你静一静的是,她在21岁就作为全球杰出青年中国的两名代表之一,去冬季达沃斯和全球顶尖政商领袖参会。也在23岁的时候,作为第一位牛津大学荣誉毕业生生登上首届福布斯亚洲领袖榜单。画面过于美好,不敢看也得往下看。

  在进入私募基金行业以前,她已经长期活跃于投资和创业领域里。Blair Ding 祖籍江苏南京,11岁赴伦敦留学,入读著名的顶尖westminister中学,高中毕业后先后进入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在牛津大学取得了荣誉学位。

  即使是牛津藤校的毕业生,也有着资质的差别,Blair Ding的颜值和聪慧程度是顶尖选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她言语中透露着高级感和风华,是女神中的女神。小编不得不感叹,基因的强大,是一种巨大的竞争力,手上的牌如此之好,是精英中的人尖子那种。比如顶级牛校里面五年内只出一个的传奇人物。难能可贵的是,在内在机制灵动的同时,她还有着女性的温柔轻盈的特质。

  Blair Ding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同龄人。当同龄人还在为小升初而埋头于应试教育的题海战术时,她已经远赴伦敦顶尖中学留学;当同龄人在大学里边读书边做着一些兼职时,Blair Ding已经开始担任纽约摩根大通和香港美林美银投资银行部的实习分析师;当同龄人在为找工作跑人才市场跑得晕头转向时,Blair Ding毕业前已经获得包括高盛、高瓴资本,DE Shaw ,桥水基金等多家顶级投资银行IBD,PE和对冲基金的全职聘书。

  你是否也在好奇,为何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连续十余年总有不同的、但是都响亮的光环荣耀涌向Blair?参与世界顶级峰会代表中国又是什么感受?

  眼看着同龄人还在国内的题海战术里埋头苦读,只有11岁的Blair Ding却顺利踏上异国求学之路如果换做时另一个正值11岁这个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可能会洋洋得意,然后就放松、甚至是放飞自己。

  但是,Blair 在11岁时就已经懂得人生没有顶峰的道理,远赴英国求学之后,她依然不懈努力,决不只是满足于在学校里听好课、做好作业就行了,她几乎每一次的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名,提前学完整个学期的功课,包揽学科竞赛和课外活动的奖项,Blair Ding17岁时选入英国门萨俱乐部成员,英国议会青年精英领袖计划成员(前1%);从牛津大学荣誉毕业后,数次以参会代表和演讲嘉宾出席世界顶级峰会,探讨金融和医疗领域议点问题: 冬季达沃斯, 夏季达沃斯,APEC,私募基金行业顶级峰会Milken Institute Global Summit 等等;2013年荣获世界经济论坛授予的全球杰出青年;2016年名列福布斯杂志2016第一届“亚洲三十位三十岁以下青年领袖人物”榜单; 2019年三月被斯坦福大学MBA录取。

  Blair Ding从小接受琴棋书画,马术,音乐艺术审美的专业训练,如今已是世界慈善音乐会半职业钢琴演奏家的她,平日里除了结交创投领域里的企业家之外,还喜欢结交懂音乐、爱艺术的文人雅士。

  A: 聪明,直接,真实,有意思, 有时候,大家会认为交流的智慧是八面玲珑,甚至是虚与委蛇,但是在我身上,交流的智慧就是直接和直爽,通过高效的沟通,快速直接地沟通信息并建立信任。”

  Q:参加冬季达沃斯,包括上榜福布斯under30有什么样的体验,收获吗?

  A:我当时去达沃斯的时候才21岁,全场最年轻的一位正式参会代表,50岁以下的代表都不多,会有一些压力,毕竟参加这种全球最顶级的论坛的机会对当时如此年轻的我也是可遇不可求。在这里每年的这个时刻,全世界最有话语权的人全都聚集在这里,最有意思的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遇见谁。每一刻都会遇见这个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偶遇更是数不胜数。举个例子,我应主办方邀请顺便还主持了一场12个人的私人“meet the leader session”-早上八点和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对线小时,在那里我第一次感觉到the power of charisma,什么是真正的领导力-在你和他对话时,你会觉得你在宇宙的中心,世界只剩下了你们俩,就这么简单直接。比尔盖茨,马云走来走去,随便一个coffee chat,你会发现索罗斯正在喝咖啡,一回头就是某国总理,没有人带助理,翻译。每个人参会一周的schedule都是早六点到临晨2点,多睡一分钟都是浪费,机会无处不在,分分钟deal down,和大佬们真枪实弹的交锋,没有浪费时间的外交辞令,也没人听长篇大论。我很多时间都在一对一交流,他们的想法会让你豁然开朗,甚至带来未来5-10年的全新商业模式。参加达沃斯绝对是高强度的脑力体力的极限挑战,如果有人质疑这只是一个big heads的大party,那么显然他没有来过达沃斯。这里会让你最快速度,最有效率,最直接的感知未来推动行业革命的力量, 非常好的资源,能力和视野得到最大化的扩张,想要reach out会容易很多,也得以很快的区分可以overlap的群体,不会浪费精力。

  其次,需要抽离自身从多元的角度看待企业和行业问题,ride the wave去分析企业的未来,充满前瞻意识。对国际商业环境也会有新的认知:比如最新的商业游戏规则的制定。达沃斯等这类顶级论坛给你留下的思想碰撞和未来思考会让你回到工作学习生活岗位中不断push你向前,在交锋后另外的体会是:我们经常忘了这个宇宙,世界,自然是比我们渺小的个体,物质利益,矛盾冲突,战争都大出太多。比政治商业权力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本真,你能为这个世界的改变做出什么。我个人不太喜欢“大器晚成”这个词,总是透着艰辛,做事要趁早,先确认做好自己手边的事情。

  A: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电视媒体工作,公众演讲,上镜,做主持,尤其是很多需要灵活spontaneous 回应,掌控全场的活动带给我spotlight下很多乐趣,当时做的很好,非常enjoy。无论从personality 还是strength都是很匹配的。后来机缘巧合在参加冬季达沃斯论坛时遇到了我后来创业的两个合伙人,之前分别在宝洁和玛氏集团做高管,三人分别有一些资源和solid connections也非常投缘,决定成立一个创业公司做pre-ipo品牌咨询与管理,也涉及媒体发布、广告设计。13-15年里做得非常好。但是随着AI的兴起,媒体广告行业面临全新变革。那段时间我又在牛津,intensive读书的同时还要照顾公司运营,经常熬夜和不同时区的客户和co founder开会,非常over-whelmed。我在16年3月被福布斯提名为亚洲30 under 30后决定作出改变:这很好,但我知道这不能继续了,在更大的风险来临前,及时止损。

  这段经历给了我从grunt work到leadership,从pitch客户到clean deal夯实的锻炼,但我发现自己和这个行业chemistry在不断削弱。这个行业需要新的风口,市场份额被big head垄断,我个人的发展空间也不多了。我需要去看更大的business world, know exactly ins and out,我想做个decision-maker而不是永远的大乙方,既然已经又回到了校园,借此机会看一下deal是如何完成的,资本是如何运转的从历史观来说人生版图里先把核心framework拼完,搞清楚世界是怎么运行的非常重要,别太早把自己局限在一个范围里,update世界上各行各业最新动态和趋势。我在三次达沃斯论坛中就直接了解到各个行业最新的方向,和各行业decision makers们的观点。比如现在很火的数字医疗行业,我15年写相关主题的论文时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什么文献可以参考,今年却突然涌现出大批的论文和相关创业项目。其实2014年我参加达沃斯论坛时,就注意到AI+精准医疗就已经兴起并且早就在英美发展10年之久了。

  从我个人发展来说,我加入投资银行,PE,站在投资人的角度critical理解不同公司的商业模式,管理团队和风险控制。将来在我看项目的时候如果遇到和我比较有chemistry的企业,我可能会选择之后离开投资界加入公司进行管理。我的人生偶像是Elon Musk,自己现在或是未来所做的事业,我会去考虑how to improve the state of the world. 如果时间的尺度放宽到5-10年,时机合适我会想要去成立一个fund专门去投癌症,罕见疾病研究,火箭/航天探索方向的这些和人类福利,发展息息相关的好项目,即便是烧钱,前提是公司也会有个缓冲烧钱机制的措施,比如有很好的赚钱项目,很好的fundrasing, 志同道合的lp,gp们保证solid cash flow。

  Q: 在牛津和哈佛的几年里参加了哪些组织?觉得对你帮助最大的是哪一个组织?

  A: 我一直参与的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组织,和young presidents organization.很荣幸被这两个组织选中。这两个组织都是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甄选的组织,面向年轻的,有创业经验和社会贡献,影响力的未来领导人。世界经济论坛麾下有三个组织-全球青年领袖(比如马云,周迅),全球杰出青年(比如加拿大的现任总理贾斯丁曾经就是我们的成员),施瓦布基金会。杰出青年组织是其中最年轻最具有活力的。牛津hub的member人数是很少但非常团结,互相support,非常高效.亚洲人就更少了,多年只有1-2个,比较exclusive,我知道很多牛津的会员都是历届罗德奖学金获得者,或是行业领域,做出过突出贡献的professionals。我很荣幸地通过这个组织以全球杰出青年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冬季达沃斯论坛,并被全程sponsor。普通参会者即战略合作方的注册费用大约是60万法郎,这并不包括高到离谱的差旅费即每晚最低1500多美金的住宿费,开会4天大约每人花费约在4万美金左右。很有意思的是2012年,股神巴菲特的孙子Howard W Buffett带着新婚妻子第一次参加达沃斯论坛年会,结果因为一房难求,夫妻俩只能睡上下铺。事实是,达沃斯期间一个上下铺比纽约曼哈顿五星级酒店一间房还要贵。

  参会的所有white badge delegates(达沃斯参会者的名牌是分颜色的,白色是正式参会者也是最有福利的可以进private sessions,蓝色是官方工作人员)除政界学术界几乎都是财富500强企业的global president/chairman, 各国的总统,领袖,接触到很多业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也是世界最最顶级的平台了,没有之一。平时我们也会邀请delegates里面工业界创业界“闪闪发光”的人做一些精小活动。

  兴趣爱好相关的社团我也选择后参加了不少,很愉快的找到了知音们,这对我个人的舒压非常有效果。我最喜欢的是马术,squash和ballroom dance, 特别是马术,在马背上充分体会到control,被control,如何建立人和马之间的connection, 在马背上我几乎可以忘记一切烦恼。离开牛津之后我也一直保持着一周参加一两次相关活动。我非常建议大家找到一两个自己喜欢的爱好并多多参与。

  Q: 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又在白人国家呆了这么多年,你认为文化融入是职场晋升中很大的挑战吗?如何克服?

  A:首先我的个人观点和经历是我不觉得肤色,文化和职场晋升是必然的联系,更谈不上克服。总有人会outstanding, 无论在哪里, 你的全力经营可能也比不上别人漫不经心随手为之,必须要接受和认清这一点。同样的道理,所谓晋升顺利并不是因为懂什么技巧,也不是情商高或者愿意付出,而是明白双赢和互利,还需要很强的分寸感。无论是职业还是生活中的选择,需要基于对实际情况的判断,现实的cost-benefit,加上少少对未来风险可控的博弈。

  个人的真实气质和身上散发无法替代的charisma是很重要的。人们虽然外表肤色不同,内心的需求和基本情感都是差不多的。真诚地有分寸的和别人交流吧,不用为了和别人尬聊去刻意改变自己。对比英国和美国而言,我个人更喜欢美国文化的直率,今年回到哈佛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查尔斯河畔天特别蓝草坪特别绿阳光特别好,气候完全不像英国那么阴沉抑郁。

  短短一小时,笔者就被Blair Ding 的风格深深吸引。领袖魅力不是一种能轻易学会的东西,我们遇见的人,经历的故事,做出的选择,对世界的思考,逐渐融入在我们的举手投足里,成为每个人独特的气质。

  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